2002年至2012年,在国家和省级扶贫政策的支持下,湖南贫困农村经济进一步发展,农村居民生活水平稳步提高。但是,与全省平均水平相比,他们还比较落后。脱贫攻坚任务依然艰巨。

目前,湖南有48个县市纳入国家和省级扶贫工作范围,其中40个连片县和扶贫重点县,8个全省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他们是凤凰县、泸西县、古丈县、花园县、永顺县、保靖县、龙山县、桑植县、慈利县、通道侗族自治县、沅陵县、麻阳苗族自治县、辰溪县、枝江侗族自治县,新黄侗族自治县、荆州苗族侗族自治县、会同县、中坊县、渚浦县、隆回县、城步苗族自治县、邵阳县、新邵县、新宁县、遂宁县、洞口县、舞钢市、新华县、

湖南的少数民族主要集中在这些贫困县,覆盖了1个少数民族自治州和7个少数民族自治县。2012年,全省48个重点扶贫县共有1005个乡镇和2.0600万个村委会,分别占全省48.2%和49.5。%。国土面积11.25万平方公​​里,占全省国土面积的53.1%。年末总人口2700.4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37.6%。其中,少数民族人口597.75万,占全省少数民族的89.1%;农村人口2386.8万,占4< @k3@ >8%。农村从业人员1351.4400万人,其中农林牧渔业843.7800万人,分别占42.3%和4< @省内分别5.4%。

一、贫困的主要特征

(一)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较差。部分贫困地区群山环抱,石灰岩、沙化明显,土壤贫瘠,耕地质量差。2012年贫困地区荒漠化168.98万亩,石漠化面积112<@5.4400万亩。荒漠化和石漠化总面积占4.全省土地面积的1%,贫困县粮食单产比全省平均水平低47公斤/亩,有11565个通自来水村,20527个通电话村,13126个有线电视村,占5个6.2%, 49.4%, 4<@,6.8%。

占全省农村低保人口的43.3%。农村劳动力是文盲和半文盲4.420,000。中学生111.56万人,占全省的41.2%,农业技术人员1.7400万人,占全省的40%。

占全省人均财政收入的6%。年末金融机构各项存贷款余额3841.820亿元,占全省27.5%。贫困地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仅2821家,仅占全省的22%。二是村级经济基础较差。目前,湖南省贫困县村委会规模最大,其中部分是经济“空白”村。由于村级经济极其“薄弱”,多数村无法承担带动贫困农民脱贫致富的重任。金融机构各项存贷款余额3841.820亿元,占全省27.5%。贫困地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仅2821家,仅占全省的22%。二是村级经济基础较差。目前,湖南省贫困县村委会规模最大,其中部分是经济“空白”村。由于村级经济极其“薄弱”,多数村无法承担带动贫困农民脱贫致富的重任。金融机构各项存贷款余额3841.820亿元,占全省27.5%。贫困地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仅2821家,仅占全省的22%。二是村级经济基础较差。目前,湖南省贫困县村委会规模最大,其中部分是经济“空白”村。由于村级经济极其“薄弱”,多数村无法承担带动贫困农民脱贫致富的重任。贫困地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仅2821家,仅占全省的22%。二是村级经济基础较差。目前,湖南省贫困县村委会规模最大,其中部分是经济“空白”村。由于村级经济极其“薄弱”,多数村无法承担带动贫困农民脱贫致富的重任。贫困地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仅2821家,仅占全省的22%。二是村级经济基础较差。目前桂东经济开发区,湖南省贫困县村委会规模最大,其中部分是经济“空白”村。由于村级经济极其“薄弱”,多数村无法承担带动贫困农民脱贫致富的重任。

(四)基础设施建设和社会事业发展滞后。2012年,贫困地区有3.45万个自然村无路通电,5563个自然村无电,3个病池塘3.0700万。普通高等学校23所,占全省的19%。村小学现有危房建筑面积150.4400万平方米。数量每万人卫生技术人员为32人,而全省平均水平不到3人。饮水困难户201.2万户,占总户数的2<@5.5%该地区的家庭数量。

(五)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偏低。贫困地区居民收入虽然近年来有所增加,但仍低于全省平均水平。2012年人均贫困地区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15884元,为全省平均水平的74.5%,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4318元,为58.0%全省平均水平。

二、贫困基本原因分析

湖南的贫困问题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主要原因有:

洪涝灾害频繁,水土流失严重,自然环境恶劣,是这些地区的贫困人口之一。一个重要的原因。除了地处偏远,远离中心城区外,交通极为不便。因此,经济发展的资金、技术、人才、商品等要素的获取受到限制,导致贫困地区处于孤立无援的贫困状态,经济发展受到极大限制,资源优势无法转化为经济优势,严重影响贫困地区社会经济发展进程。除了地处偏远,远离中心城区外,交通极为不便。因此,经济发展的资金、技术、人才、商品等要素的获取受到限制,导致贫困地区处于孤立无援的贫困状态,经济发展受到极大限制桂东经济开发区,资源优势无法转化为经济优势,严重影响贫困地区社会经济发展进程。除了地处偏远,远离中心城区外,交通极为不便。因此,经济发展的资金、技术、人才、商品等要素的获取受到限制,导致贫困地区处于孤立无援的贫困状态,经济发展受到极大限制,资源优势无法转化为经济优势,严重影响贫困地区社会经济发展进程。

交通不通,文教不兴。建国初期,这里成为湖南省最贫困的地区。目前,部分贫困人口仍生活在历史贫困之中。

尽管东部地区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西部地区的发展,但区域发展政策不平衡对贫困地区发展的影响是双重的。发展,但其负面影响不容忽视。东、中、西部地区差距的扩大,不仅不利于中西部地区的发展,最终将对东部地区的发展产生不利影响,进而波及全省。经济全面发展。东、中、西部地区差距的扩大,不仅不利于中西部地区的发展,最终将对东部地区的发展产生不利影响,进而波及全省。经济全面发展。东、中、西部地区差距的扩大,不仅不利于中西部地区的发展,最终将对东部地区的发展产生不利影响,进而波及全省。经济全面发展。

从而制约粗放生产方式的转变和经济运行质量的提高,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其他资源的获取能力。因此,他们不得不更多地依赖自然资源和掠夺性开发以及对自然资源的快速消耗。同时,他们观念落后,目光短浅,更容易产生精疲力竭和垂钓的行为。此外,一些地方的脱贫攻坚工作缺乏长期有效的社会经济发展。该战略,特别是在脱贫攻坚和经济社会发展规划、规划和项目安排上,着眼于短期效益,发展速效产业,频繁改变区域发展的主导产业选择,

三、对策建议

连片贫困县无疑迎来了加快发展的历史性机遇。为此,要做好措施与扶贫对接的规划、政策和研究,做好对接前期工作,使规划政策落地。

有1-3个规模大、发展前景好的扶贫龙头产业。油茶、茶叶、养猪、乡村旅游(农家乐)等可作为重点产业支撑。二是聚焦特色,大力发展特色经济。我们要充分发挥比较优势。整合优势资源,提高科技含量,将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优化农副产品结构,发展加工龙头企业,发展绿色无公害优质农产品,完善服务市场体系,推进农业产业化。三是加强农民组织。建造。

(三)建好基层队伍,做强集体经济。大力发展扶贫产业,做强村级集体经济。扶贫产业的建设和发展往往需要资金、技术、资源的有机结合,新农民,需要强大的村级队伍带头,否则分散的贫困农民难以形成合力,难以在市场大潮中站稳脚跟经济、产业的发展是无从谈起的。因此,必须用农村基层组织团队的成果来推动农村各项事业的发展,落实“原”政策。扶贫到户”的扶贫开发政策,切实加快农村社会脱贫致富步伐。

建议在扶贫规划过程中引入项目逻辑框架管理方法,对各项产出效果和影响设定指标,由扶贫部门对指标的执行情况进行监控。评估。建议启动项目管理能力建设计划,建立符合省级条件的简单易行的项目管理框架。

主办单位:农业经济组

作者:邓海波

审稿:李月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