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我案件档案的本色

必须遵守原审时的法律依据

(致郴州市检察院控告申科唐海欣的公开信)

唐科长,你工作忙,信很长。希望您能抽出时间耐心仔细地阅读!看完后对你还是有好处的。

资质,且没有可靠的锡锭资源来履行合同。在没有实际履行合同能力和可靠供应的情况下,借桂东县餐饮服务公司的身份,使用假单位、假印章与寿宁县外贸局非法签订锡锭购销合同,骗取对方甲方支付合同款54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因此,申诉人黄振阳不构成诈骗罪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 借桂东县餐饮服务公司的身份,使用假单位、假印章与寿宁县外贸局非法签订锡锭购销合同,骗取对方合同款54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因此,申诉人黄振阳不构成诈骗罪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 借桂东县餐饮服务公司的身份,使用假单位、假印章与寿宁县外贸局非法签订锡锭购销合同,骗取对方合同款54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因此,申诉人黄振阳不构成诈骗罪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

唐科长:贵东县公诉人黄振斌、刘树功当时(1985年12月26日)的起诉是否符合公安案卷的真实性、原判事实与否无关紧要。桂东法院和公安档案中的查讯情况符合实际。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检察院关于办理经济犯罪案件具体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答复(试行),第四项,诈骗罪若干问题, 1985年7月8日起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51条。或者没收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第一百五十二条 盗窃、诈骗,或者盗窃、诈骗、侵占公私财物数额巨大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

观点二:(二)关于是否以签订经济合同的方式诈骗财产,应当认定诈骗罪还是作为合同纠纷处理:1、个人明知自己没有实际有能力或者保证履行合同,以诈骗财产为目的,以欺诈手段与其他单位、经济组织或者个人签订合同,诈骗数额较大的财产的,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但因故不能完全履行合同的,按经济合同纠纷处理。

1985年,最高人民法院徐冰、王克宁关于正确区分经济纠纷和经济犯罪的答复如下:(原文)由于经济交往的复杂性,区分经济纠纷和经济犯罪需要特殊的主观动机. 从目的、危害后果、活动图等方面进行具体分析和综合判断。例如,以经济合同方式诈骗财物,仅凭欺骗行为是无法判定有罪或无罪的。骗子知道自己有“四无:诈骗财物的目的是骗取大量财物,给对方造成严重损失”。如果诈骗者有能力或保证部分履行合同,

唐科长、郴州市检察院检察院《刑事上诉审查结果通知书》称,本院公诉、申科接案后,先后取得本案公安卷宗、公诉卷宗、审判卷宗,全面细致分析了这个案子。经查,该案先后两次向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和信访办报案。结果,“对方合同贷款54万元被骗取,数额极大,其行为构成诈骗罪,控告构成诈骗罪的理由不成立”。本院驳回原告黄振阳的上诉。

贵东县公安局侦查审讯本案公安案卷由郴州五菱律师事务所王百祥律师从贵东县法院移交,公安案卷原件已全部复制。湖南著名法学院专家朱培力王百祥,省高级检察院聘请的法律监督员、省人大代表陈建娇,也在接受我的期间,认真审阅了所有公安档案。上诉。罪。福建寿宁县外贸局张世明知道我是桂东县邮电局的员工,并给了我一份加盖寿宁县外贸局公章的单方面授权书。(此委托书于1985年8月被贵东市工商局查封。) 1985年7月19日,寿宁县外贸局业务员张世明在前往贵东的途中携带54万元汇票到贵东。桂东。他询问了贵东法院的肖副院长,说出了原因,并将合同出示给了肖副院长。肖副院长告诉他,桂东法院没有这样的公章和这个人。当晚,我带着张世明去了贵东县餐饮服务公司,餐饮服务公司胡兆荣有一个符合张世明要求的公章,并注明了补章的日期。,7月20日上午,1985年,我带着锡锭来源的城郊和农村采沙站黄兆康、综合供销公司胡士成和张世明见面,商量他们带来了54万元的汇票。甲方保五证,价格不变,但供应商坚持保三证,不涨价不供货,导致原价无货。此时,张世明并没有将钱汇到银行。在价格范围内为他们找到另一种方式。我觉得有钱不怕拿不到货,所以答应了张世明的要求。1985年7月20日8时,张世明将货款54万元汇入县餐饮服务公司61015账户。